薄冰要抱抱

安雷会一直爱下去,但产粮困难户

比心♡爱你们

不论冷热,随心所动,爱我所爱。

【静临】池袋没有跳蚤后的日子5

全文→ 1—2    3    4    5   6   7   8
※原著向,接十三卷,静雄视角,心理独白,有各种助攻

※以前写的东西,放上来就当为静临交党费了

※我猜ooc有,文笔稚嫩有,与原作出入有

  

 

  我流静临解读,有诸多不严谨的地方,但是一个字都不想改,毕竟属于过去
  
  
  
  
                          「五」
  
  
  
  
  新罗这个人其实也是很擅长玩弄人心的,这一点跟临也如出一辙。
  
  离开新罗家的静雄,再次漫步在大街上。最终,新罗也没有说出折原临也是否还活着。态度不明,分明是故意的,像是在有意玩弄他。静雄在起身的那一刻,焦躁,不爽,怒意席卷而来,他决定离开。
  
  但新罗又说出了后面那一番话。若是在以前,他跟那只跳蚤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新罗对他说出这番话,他没准一怒连新罗也一起打。新罗有意无意地调解过他们俩的关系不少次了,虽说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斗争老是会波及到他。但是新罗打心底里讲,多少还是有一些发自真心的希望他仅有的两个朋友和睦相处吧。只是每次他跟跳蚤打得轰轰烈烈的时候,他总会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叫人看不懂,更叫人不爽,新罗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态度来看待他们之间的呢?算了,他并不是很想知道。
  
  
  在意的是那个词——需要。静雄并不觉得他需要谁。孑然一身,他早就习惯了。唯一的亲人幽也有自己的生活,不需要自己这个当哥哥的过多操心。他不需要别人,当然,也没有人需要他,不,他的力量还是偶尔被人需要着的,这大概也是他生存的意义之一吧。那么自己,谈何需要那只跳蚤呢?常常来骚扰自己的生活。叫人不得心安,那个该死的家伙啊,干了不少坏事,每次都逼着自己动用上最讨厌的暴力,破坏自己本该平静的生活——对吧?本就是如此吧?静雄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这样认为的,折原临也,这个人坏透了,没有必要活在这个世上。
  
  可相反的他知道临也,其实也抱着跟他同样的想法:平和岛静雄,他分明就是一个怪物,却企图伪装自己的本能。渴望混到人类中去,接近甚至是和自己做心爱的人类和谐相处,明明是怪物,所以必须除掉他。
  
  静雄其实有认真考虑过临也这番说辞,但他的结论是:临也错了。他的确内心有渴望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但他也很明白自己不是个让人愉快的存在。他只是希望不伤害别人。不连累别人,就够了。至于能跟别人建立羁绊什么的,他从来没想过。他不过是恪守自己的原则罢了。但是即使是这样临也都不肯放过自己,怎么能不讨厌他?怎么能不想杀了他?
  
  
  讨厌这个词几乎贯穿了他和临也的每一次打打杀杀。说来说去也不过这么一句话——我最讨厌你了。怎么说也不会腻。这么想来,这也算是一种挺坚固,真挚的情感啊?还真是可笑。
  
  为什么这么讨厌?因为临也所做的事吗?再一次地蹙起眉头,静雄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他必须承认,不是,他讨厌临也几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感,他没这么有正义感,从第一次见面,看他不爽,然后出拳,那源自一种内心强烈的冲动,甚至还参杂着一丝丝莫名其妙的兴奋。那是除开新罗,第一个在见证了他可怕的暴力后向他露出微笑的人。不过那个笑他也只一眼就读懂了。才不是什么善意的笑,分明是充满挑衅的宣战。然后,接下来的一切在别人眼里看起来都那么令人匪夷所思,但在他和临也看来都是理所当然,简直是一种无言的默契。
  
  临也啊,不断地打破他的原则,勾起他的怒火,搅乱他的生活,但是,唯有那么一点,临也欣赏他的暴力。这可不是他空穴来风,信口胡诌啊。这句话他自己都觉得很膈应,但这是事实吧?为什么每一次临也一挑衅,自己绝对会追上去?因为他看懂了临也的笑容。他是兴奋的,期待的,所以他于情于理也不该让他失望才是。
  
  
  之前池袋有过一个访谈,问他硬要说的话喜欢临也哪一点,他没有说。但其实,这就是答案了——最起码有一个人会让他觉得自己让人感到愉快,自己的暴力不完全一无是处。而且正好,临也还是个做尽坏事的人。那么自己动用暴力也是没有问题的吧?哪怕完全是出于自己的私心——遵循自己的本能,满足临也的期待,认可自己的存在,但总还是有一种正义感在里面。毕竟他是一个人尽皆知的坏人。所以自己其实是在利用临也的。不是吗?也许并非本意,但这却是不可否认的。
  
  所以说,新罗说他需要临也,的确如此,而且他不是第一次意识到了,在那天和汤姆前辈对话,他已经隐隐有所察觉。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太晚了——在他已经亲自斩断他和临也之间的羁绊之后。他终于领悟到这一点,还有意义吗?他不知道,也许只是徒增烦恼。至于感谢,静雄也不再否认了。因为临也一心阻挠自己向人类靠拢,所以自己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在他的推动下自己居然真的开始被人类所接纳,并建立起羁绊,这是自己从未想过的,瓦罗娜就是最好的证明。因为临也承担了他失去人性的那一面,所以他可以用理智的那一面来守护自己重要的人。在临也身上发泄暴力,在别人面前就可以保持平静。
  
  这一切,也算得益于他。
  
  
  静雄内心已经有些动摇。尤其是他和临也的决战,冲散了他对临也绝大多数的恨意。以至于淡淡的追忆后,自己竟产生一丝悔意。毕竟,决战后自己很快已经恢复,而他还生死未卜。
  
  不,其实是还活着,他已经知道了。
  
  他和新罗怎么说也是多年的好友。最后那番话简直昭然若揭。他几乎是即刻就明白了,临也还活着。可是他现在怎么样呢?不知已是第几次蹙起眉——反正不太好吧?自己当时已经丧失理智。那力量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没死的话多半也是半残。新罗是不希望他再去打扰临也吧?不过自己怎么会在去落井下石呢?
  
  他不会去找临也的,除非——有一天他自己回到池袋。
  
  
  会有那么一天吗?
  
  谁也不知道。

         tbc.

评论
热度(94)

© 薄冰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