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要抱抱

安雷会一直爱下去,但产粮困难户

比心♡爱你们

不论冷热,随心所动,爱我所爱。

【安雷】What Hurts The Most

※凹凸全员大学校友设定,安雷大学恋人,已婚设定,感情危机。轻微描写了一些别的cp

  ※大概有点虐,爱就要互相伤害,he保证,不会很长,速度更完



※※※※

  1
  

  
  “到了。”安迷修和雷狮一前一后地从车上下来。
  
  “嗯。”雷狮漫不经心地应了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气氛有些微妙的僵硬与尴尬,安迷修却毫不在意地笑笑。
  
  “进去吧。”说着他按响了面前的门铃。
  
  
  “哇,安哥到了啊!”开门的是金。
  
  他一如既往的热情阳光让安迷修感觉心中很暖,也微笑着说:“好久不见呢,金。”
  
  
  金看到了安迷修身后的雷狮,忍不住感慨道:“你们的感情果然还是很好呢。快进来吧,大家都在等你们呢。”
  
  安迷修的表情有一丝不自然,仍然微笑着点头,走进了公寓,没有回头。
  
  雷狮抬头看了安迷修一眼,跟了进去,表情漠然,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这是他们大学的同学聚会。
  
  时间如白驹过隙,仿佛昨天才刚刚大学毕业,转眼三年就过去了。也就到了约定见面的时间了。
  
  地点是金的公寓。确切地说,是格瑞和金的公寓。当年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的恋爱罗曼史,一个是安迷修和雷狮,另一个就是他们了。
  
  格瑞和金的感情可谓是甜蜜恩爱,坚不可摧。一个生来高冷却独独宠溺一人,一个活泼可爱偶尔脱线,简直是傻白甜剧本里的设定。而且他们还是发小,因而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基础,几乎从来不吵架。
  
  他和雷狮可就截然不同了。安迷修心中竟有些羡慕,不过也就一瞬。
  
  他从不后悔,也从不羡慕别人。从他和雷狮在一起开始,他就觉得他们是最好的最般配的一对。那时真真切切的心动与幸福不会输于任何人。
  
  可惜,终究输给了时间。
  
  安迷修微蹙着眉,闭上了眼睛,不想再去回忆往事。过去的甜蜜就是冷酷的现实中最疼痛的伤疤。
  
  
  
  “雷狮老大!”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佩利。
  
  好久不见了,雷狮也还有点想他,脸上不禁有了几分笑意,随口问候了句:“过得怎么样啊这几年?”
  
  “就那样儿呗!”佩利飞快回答之后,想了想又说,“还是不错的。”
  
  雷狮笑了:“哈哈,不错就好!”
  
  “老大好。”帕洛斯也走了过来。佩利条件反射般地望过去,帕洛斯笑着与佩利对视了一下,然后向雷狮打招呼。
  
  雷狮聊了几句,心情有所好转。心里却有些说不清的感觉,他隐隐想起,帕洛斯和佩利是在一起了的,至于什么时候,他就不知道了。
  
  “喂,安迷修!这三年你有没有好好照顾老大啊?”佩利突然想起了安迷修的存在。
  
  要不是雷狮当年常常带着安迷修跟他们一起出来玩,又特别护短地表示你们跟安迷修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佩利也许至今都无法接受安迷修。不过因为这是雷狮的选择,他自然也会尊重。
  
  性格不合就不合吧,做不成朋友也没必要非做敌人不可啊,况且还要给雷狮老大面子嘛。
  
  安迷修一怔,动了动嘴唇,“我……”
  
  “你看我这样子,像过得不好吗?别瞎操心了。”雷狮走过去挽住了安迷修的手,一边说着一般望向安迷修,露出了一个自然的笑容,“我们好得很,对吧?”
  
  安迷修和雷狮对视了一秒,也露出一个腼腆又甜蜜的微笑,不知是做给谁看的。他说道:“请各位放心,我一开始就说过会照顾好雷狮,决不会食言的。”
  
  雷狮看着安迷修,笑容渐渐褪去,只留下几分讥讽。真不愧是安迷修啊,表面功夫一向都做得无可挑剔。
  
  安迷修笑容不减,仿佛在说“过奖了”。
  
  
  
  
  门铃又响起了。
  
  雷狮像是有些无法忍受般,说了句“我去开门”就飞快地抽回手,离开安迷修,来到门口。
  
  “大哥!”卡米尔一向冷淡的声音里有一丝明显的惊喜。
  
  “卡米尔,你终于到了啊,等你好久了。”雷狮看到卡米尔,表情温和了不少,也有了一些真实的笑意,“这么不容易才回次国,怎么样,国外玩得还不错吧?”
  
  卡米尔浅浅地笑了一下,“还行吧。”
  
  雷狮上前去搂住卡米尔的肩膀,一起走了进来,“看来你们都挺好的嘛,刚刚佩利也说他过得不错呢。”
  
  卡米尔看得出雷狮的高兴,却也敏锐地察觉到话里有几分微妙,便盯着雷狮,深蓝色的眼睛仿佛能够洞察一切,让所有真相无所遁形。
  
  “大哥,你呢?”
  雷狮心里微惊,下意识就想躲开卡米尔的视线。又让他看出了什么吗?雷狮虽然不是很在乎他和安迷修的事被发现,但他还是不想让卡米尔担心。
  
  一开始就说好了的。他和安迷修最后假扮一次恩爱夫夫,参加完这次同学聚会就离婚,免得扫大家的兴。
  
  这是安迷修提出来的,雷狮觉得无所谓便答应了。还真是·善·良·呢,那就最后成全一次你的骑士道吧。
  
  
  
  这时,安迷修也过来打招呼了,面带微笑,“卡米尔。”
  
  “安大哥好。”
  
  雷狮知道安迷修是过来救场了,也不再为难自己,把问题直接抛给了安迷修,“安迷修,我们过得怎么样,你说呢?”
  
  “怎么样?”安迷修轻轻笑了,上前揽住了雷狮的肩膀,“大家真是很关心我们呢。真的挺好的,就是偶尔也会闹点别扭。昨天小吵了一架,他说不定还在对我不爽呢,哎。”说完,他微微摊开手叹了口气。雷狮像是配合一般侧过脸,仿佛在生气,却并没有挣脱开安迷修的手。安迷修真是将宠溺与无奈的好男友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呵呵,安迷修你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但其实雷狮知道,安迷修确实就是一个这样的好男友。他们之前在一起的时候,安迷修对他的迁就与宠溺真是不需要用心也能体会到。而安迷修却恰恰不会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让人觉得迟钝不解风情,私底下情商高不说哄人一套一套的,雷狮就是吃极了他这一套。
  
  卡米尔似是有些打消了心中的疑虑。
  
  只有雷狮和安迷修清楚,他们的表现是多么的漏洞百出。对他们而言,越恩爱就会越无所畏惧。雷狮会毫不留情地吐槽安迷修,安迷修也会抛掉绅士风度怼他一句或是笑笑不理会,眼神始终是宠溺的。互怼不过是他们之间的情趣和秀恩爱的一种方式,越喜欢就越想怼。而过不了一会,他们就会绷不住地迅速和解,继续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
  
  感情是真的好到没话说,好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他们之间究竟怎么了?
  
  大概,是失去了对彼此感情的信任。不再去抹黑去任性去胡搅蛮缠,看似真诚的回答,才是真正的敷衍和掩饰,这苟延残喘的恋情。
  
  还好,就要结束了。
  
  所有折磨,到此为止吧。
  
  
  
 


  
  2
  

  
  
  “哎,安迷修,雷狮,一起过来玩吧,真心话大冒险。”
  
  是凯莉的声音。
  
  她还是喜欢这种游戏,不过也确实不会过时就是了,尤其在今天的场合,还有好几对恩爱的夫夫,自然让凯莉沉睡已久的八卦之心又复苏了。
  
  雷狮内心有些抗拒,看了眼安迷修。他也明显犹豫了一下,一时没有回答,但最终还是朝着凯莉的方向走了过去。
  
  雷狮也就不情不愿地跟着走了过去。
  
  “怎么不手牵手一起过来啊?”凯莉看他们一前一后地走过来,忍不住揶揄了一把。
  
  “都老夫老妻了,没必要吧。”安迷修笑着摆摆手。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看人家格瑞和金,不照样甜蜜蜜么?再说了,你们居然也会收敛?难道是对当初太没下限的反思么?”
  
  安迷修微微愣了一下,短暂地失了神,他想起以前和雷狮在大学里的日子了。雷狮是个张扬的人,对感情也不例外,告个白闹得轰轰烈烈,在一起也弄得人尽皆知,反正是让安迷修没有个清闲日子。明目张胆地在校园里秀恩爱,随心所欲地做想做的事,吵架也要吵得翻天覆地。
  
  就跟在刻意做戏一样。但他知道,雷狮,也和他一样,骨子里是个对感情很认真的人。
  
  其实安迷修真的不是个高调的人,不喜欢自己的感情生活成为别人茶余饭后议论纷纷的话题。但为了配合雷狮,他也没有去过多介意,他甚至没有提过他的想法。但他乐在其中。
  
  “没下限还不是为了顺着他。”安迷修的脸上难得地浮出了一丝发自真心的微笑,隐隐有着温柔和宠溺,不过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你说谁没下限了?”雷狮有些语气不善地反驳了起来,“老子谈个恋爱招你惹你了?这也需要说三道四的,有意思么?”
  
  “怎么,还不承认么?我当年可没少听说你们的事,真是想不知道都难唷。你要证据吗,我现在还保存着呢。”凯莉倒不生气,反而从善如流,大学时她也没少跟雷狮打过嘴仗,就毒舌程度而言,两人可以说是不相上下。
  
  不过雷狮也没打算跟凯莉闹,把矛头转向了安迷修,眼神冰冷,尖锐不留情面的话语中隐隐压抑着怒气:“还有你,什么叫为了顺着我啊?挺会为自己撇清关系啊,你要有意见当时怎么不提啊?”
  
  “我没意见啊,的确,都是我自愿的。”
  
  但我是为了顺着你也是事实。
  
  安迷修这么一说,雷狮反而没了脾气。他的眼神又变得复杂起来。他承认,他谈恋爱的时候只顾着自己高兴了,没怎么考虑过安迷修的感受是真。而后来两个人真正结了婚后,他才慢慢意识到,其实安迷修是个很有原则的人,自己已经触碰过他的底线很多次了,只是他一直忍着。
  
  所以,谁让你忍着了,安迷修!我雷狮最起码不会隐藏自己的感受,坦诚以待。你呢,自作主张地委屈自己,然后一言不发地把我打入地狱,你给过我改正的机会了么?你怎么就肯定我是个自我到不会理解别人的人?
  
  雷狮暗暗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作,心忍不住地一阵绞痛,还有一股刺入骨髓的冰凉交杂着,刺激着雷狮的神经。
  
  
  凯莉只当他俩是日常斗嘴,顺便秀个恩爱,没多说什么。
  
  人已经都凑齐了,聚集在客厅的中间,一人一个凳子。凯莉,紫堂幻,卡米尔出题,因为卡米尔表示他并不想加入,只想当个安静的旁观者,凯莉想了想干脆让他加入出题的行列。
  
  看到凯莉神秘的微笑,和紫堂幻,卡米尔脸上微妙的表情,就知道这次玩的一定不小。
  
  雷狮真的不想参加,虽说原来大学的时候他没少玩,还总是玩得最嗨的那个。什么没下限的事做不出来啊,还当着大家的面在安迷修的脖子上种草莓,咬锁骨……
  
  呵,原来自己也承认当初没下限了啊。
  
  这次不想玩了,但他也很明白大家不会放过他们的。
  
  雷狮又看了安迷修一眼,反正有他这个影帝在,自己还担心个什么呢?
  
  “好的,那么游戏就开始了。这次简单点,我们就以抽扑克牌来决定,抽到鬼牌就要出来接受惩罚。”凯莉说罢,便十分熟练地从一副完整的扑克牌中抽出需要的,然后依次走到大家面前,任他们从中抽牌。
  
  当雷狮抽到牌的那一刻,他仿佛听到凯莉轻笑了一声。然后,他急忙看自己手里的牌——鬼牌。
  
  妈的,不是错觉。为什么偏偏自己运气这么背?让安迷修抽到也好啊……
  
  雷狮认命地站了出来,“真心话。”
  
  “哇,雷狮,你认真的吗?居然选了真心话诶,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呢。”凯莉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感叹和惊讶。早知道,在大学时期,雷狮玩这个游戏只选大冒险。
  
  大家只当是雷狮跟安迷修待久了,也懂得收敛了,还有人直接起了哄,要采访雷狮这几年的心路历程。
  
  雷狮听到了没什么反应,已经在刚才命题组出好的惩罚里抽出了一个。
  
  ——你平时和爱人吵架了,他会怎么哄你?(请将细节也回答出来)
  
  嗯,可以说是非常朴实的一个题了。但雷狮却感到万分地不想回答。
  
  “来吧,开始你的表演。”有人这么说,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这显然又是一个秀恩爱的好机会。
  
  “这个嘛,其实我们不怎么吵架……”虽然大家可能不怎么信,但雷狮确实没说谎。若是吵架倒还好,他们多数时候是冷战,安迷修简直是个冷战能手,说不理他就不理他,所谓的骑士风度忘得一干二净。
  
  “诶诶诶,老大,这个我都不信,明明你们大学那会儿感情那么好都会经常吵架的?”那时年轻啊,还相信爱情,现在……不一样了。
  
  感情已经消磨到吵架都是在浪费时间精力的地步了。
  
  好吧,他们的感情在那件事发生之前都还能勉强维持的。也许当初能感受到甜蜜和心意,不过现在说来都是讽刺,“好吧,我想起来了。有一次我们吵架了,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他已经上班去了,我去冰箱找早餐,看到上面贴着一张便利贴,写着‘对不起,昨天不应该跟你吵架,早餐在桌子上。我爱你。’”
  
  “啊,满满一嘴狗粮。”
  
  “老大,虐狗是犯法的,爱佩利人士表示强烈谴责。”
  
  “哇,好浪漫唷,安迷修都成情场老手了啊。”而安迷修的脸色此刻却格外的难看。
  
  雷狮此刻也看向了安迷修,眼神里充满了嘲讽,看,他们都觉得你浪漫啊?是不是这样,只有你最清楚。
  
  而事实上,这是他们冷战开始的标志。自那次便利贴事件后,雷狮和安迷修又和好了,但裂痕就是从那时候渐渐显露出来了。安迷修便有意识减少了和雷狮的争执,选择用沉默抗争,然后,不止在冰箱上,在墙上,也在床头柜上,反正是雷狮会看见的地方给他写一张色彩鲜明的便利贴,最后还不忘附上一句苍白的告白:我爱你。
  
  雷狮只是冷眼地看着安迷修所做的一切,但当他把所有便利贴都收在一起时,还是感到了心中一阵刺痛,原来,他们已经这么长时间没有好好交流过了。
  
  安迷修,我只想问一句,你是不是变心了?
  
  可即使是这一句,他也没能问出来。
  
  ……
  
  在又玩了几轮以后,雷狮第二次被命运的毒矢射中。
  
  “靠,怎么又是我……这次,就大冒险吧。”
  
  “好,让我看看……选择一位在场你最喜欢的同性,坐在他腿上,舌吻十秒钟。”
  
  帕洛斯很应景地吹了个口哨,佩利很捧场地鼓起了掌,卡米尔则有些尴尬地拉了下帽子。
  
  雷狮只愣了一下,便起身,走向了安迷修。
  
  在场最喜欢的同性,毫无疑问,是安迷修,即使两个人都快要离婚了,还是安迷修。安迷修和雷狮的视线又在空中交接了。
  
  雷狮也没有扭扭捏捏的,坐在对方腿上舌吻十秒钟,很短,却让他们体会到度日如年的感觉。一定要这样吗……亲手毁掉他们之间所有的美好才甘心,曾经那么甜蜜的唇齿相依,到现在的,毫无激情可言……
  
  安迷修却想起大学他们同居时,雷狮也是这样坐在他腿上,和他接吻……安迷修感到前所未有的难受,他们确实很久没有接吻了,真的,很怀念……他的一只手扶住了雷狮的腰,加深了这个吻。安迷修的投入,也感染和刺激了雷狮,他又何尝不怀念那些过去?
  
  原来,并不是没有感觉了,只是在自己骗自己。
  
  “喂,超时了哟,回家继续嘛你们。”
  
  “抱歉——”安迷修放开了雷狮,两个人的脸上都因为缺氧而浮起红晕,他们相互注视着对方,眼神复杂。
  
  这句道歉,也是安迷修说给雷狮听的。
  
  抱歉,我差点忘了,我们曾经爱得有那么深。
  
  



  
  
 
  3
  
  

  
  
  一路无言,两个人回到了家里。
  
  结束了,这场令人身心俱疲的拙劣演出终于收场了。
  
  
  
  当大家都准备按照安排好的房间休息时,安迷修以都住下的话太挤了为理由提出要回家睡。雷狮也只想离开。所以雷狮也帮腔给他找借口,安迷修的理由简直苍白得有点可笑了,分给他们两个人一个房间也算挤?
  
  "其实我有点认床,安迷修是怕我睡不好。"
  
  "诶,老大你认床的吗?我怎么记得你大学的时候到处和安迷修在酒店里开房……"帕洛斯似乎在认真回忆着,一边面不改色地吐出搞事的话语。佩利在旁边捂着嘴偷偷地笑。
  
  "啧……"被拆台又被翻黑历史的雷狮有点恼羞成怒了,就不能放过我?当时年轻气盛有点欲求不满怎么了。
  
  "大家识趣点嘛,他们要回家,肯定是因为这里不方便啊……"凯莉眨眨眼,接着话茬随口调侃道。
  
  "嗯,谢谢理解。"安迷修是这样回答的。
  
  雷狮差点没把眼珠瞪出来,安迷修,我不要面子的啊???
  
  气氛瞬间变得有点尴尬, 兴许是觉得这对话深藏功与名有点不忍直视,大家表情都有点微妙,纷纷表示你们要走就走吧我们要回房休息了。雷狮听见佩利对帕洛斯小声嘀咕,"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忍一晚上都不行吗?而且这房间隔音效果应该还是不错吧?"
  
  雷狮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们回家了。
  
  彼此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一直演戏欺骗别人,压力大不说,很尴尬,很累,也很难受。不怕演技拙劣,怕就怕入戏太深,假戏真做。
  
  现在再面对对方时,反而突然觉得轻松不少。
  
  之前真心话大冒险的小插曲,两个人的心绪早已被搅乱了。冷漠的面具出现裂缝,让一些深埋心底的真实的情感无所遁形。
  
  两个人都不禁开始怀疑:为什么要离婚?真的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了吗?
  
  继续在一起有这么痛苦吗,比要就此分开更痛苦吗?
  
  说是性格不合,可性格不合是个太笼统的概念了。况且,他们一开始不正是因为彼此的不同所吸引的么?这岂不是对他们感情的全盘否定?
  
  他们都一样,发现了现在的感情危机;也一样,把曾经的感情视为不可亵渎的白月光。
  
  所以这种不负责任的理由无法令人信服。
  
  安迷修开始反思了,他记得两个人之间最初陷入冷战是因为有一次雷狮开着车去他公司找他,想等他一起回家。却看到安迷修和一个女人纠缠不清,甚至准备一起吃饭。雷狮气得直接回了家。
  
  等到安迷修回家时,就听到雷狮冰冷压抑着怒火的质问:“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没有跟人家吃饭么?”
  
  那个女人是为了感谢安迷修平时里对她的帮助,特意请他吃一顿饭,而且她有丈夫了。安迷修想到雷狮在家里等着他,最终还是婉言谢绝了。回到家被雷狮的尖锐讽刺弄得有点火气,忍不住和他吵了一架。
  
  吵了之后,有点后悔,就亡羊补牢地留了一张便利贴。
  
  
  
  "那个女人,我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我从来没有变过心。”
  
  雷狮忍不住问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那你干嘛一直对我忽冷忽热的?”
  
  “我只是有点,对我们的感情没有信心……”其实有些时候,他就是故意的。明明可以回去陪他,也要留在公司。不是不想见到雷狮,就是那种不安的心理在作祟。
  
  "我哪点让你不信任了?"我起码不会和别人勾勾搭搭,也没有突然地冷落你吧?
  
  “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必须要用陪伴来维持,我心中真正的感情是细水长流,我觉得自己给不了你想要的,没有自信可以维护好这段感情。”
  
  一直以来他都小心翼翼呵护着这段关系,尽可能地照顾着雷狮的情绪。他怕雷狮会觉得厌倦,觉得无聊,觉得不够刺激。所以雷狮依然偶尔要去夜店跟一些狐朋狗友玩,安迷修也同意了。其实,这早已触犯到了安迷修的底线。
  
  雷狮却是真的以为安迷修不介意,而且安迷修有时没法陪他,他就理所当然地去找乐子了。但他也一直很有分寸,除了喝酒聊天真的没其他的了。他朋友知道他跟安迷修感情很好,都纷纷表示真诚的祝福。
  
  你没有信心,所以你就不理我?考验我们的感情?
  
  是啊,被莫名其妙冷落的雷狮无所适从,想要打破这种僵局,结果撞上了那样一幕。心里憋着火,想要一个答案,于是就发生了冲突。最后被一个便利贴给打发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么?!”
  
  “……我是不敢相信,我觉得你不会为我改变。”
  
  “呵……“雷狮都气笑了,你深爱的人不相信你爱他这种事应该怎么解释?随之而来的,深深的无力和挫败感,作为一个爱人,他真是个失败者。
  
  雷狮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放轻了很多,慢慢开口道:”安迷修,也许在你眼里我很自我,渴望自由,但我一直觉得,在你身边的时候我是最自由的,你能给我想要的……”雷狮说着有点忍不住的激动,“所以,你希望的,我都可以尽力去改;你不能经常陪我,我也可以理解;但你莫名其妙疏远我,我不能接受!”
  
  “对不起。”安迷修第一次感到自己错得一塌糊涂,他忍不住上前去,把雷狮紧紧地抱住。
  
  这是一个迟到了很久的拥抱。
  
  雷狮任他抱住,感到空虚了这么久的心终于被填平了。
  
  良久,安迷修放开了雷狮。
  
  
  雷狮也开始坦诚:
  
  "其实我跟我那天带回家的男人,什么都没有发生。"
  
  雷狮必须承认这是他做错了。他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对抗安迷修的疏远冷落。事实上,他这个做法让两个人之间的矛盾迅速激化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我知道。"
  
  "你知道?"雷狮着实感到意外。
  
  
  
  
  他记得安迷修那天,看到他被另一个男人压在沙发上,气得红了眼, 拳头攒得微微颤抖,指甲深深刺入皮肤。他直接就揪过那个男人的衣领,在客厅里一顿痛打。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已经彻底崩断了。
  
  什么嘛,安迷修,原来不是表面上那样冷淡到无所谓嘛。
  
  雷狮站在一旁事不关己似的看着,一边勾出嘲讽的冷笑,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高兴和报复的快感,但更多涌上来的是难受和深深的无力。自己居然到了要用这种手段证明安迷修对自己的感情?证明了,结果又能改变什么吗。
  
  他似乎意识到,有什么东西无法挽回了。他狠狠地伤害了安迷修的安全感。
  
  男人在感情里也是需要安全感的。怀疑落实,这就成了压倒他们之间感情这根弦的最后一根稻草。
  
  "离婚吧,我们不适合再继续过下去了。"
  
  雷狮脑子很乱,但他最终仍然清晰地吐出了"好。"
  
  他们之间,覆水难收。
  
  冷静下来之后,雷狮觉得也没什么可后悔的,他只是在想,他们,可能真的要玩完了吧。这么想着,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钝痛。
  
  
  
  
  
  "虽然我知道,可我气的是你明知道我会这么生气,你还是这么做了。"
  
  "对不起。"雷狮声音有些低,其实他早就后悔了,他不应该去挑战安迷修的底线,让他难受。
  
  “重新开始吧,安迷修。”
  
  安迷修注视着雷狮,微笑着说,“好。”
  
  
  
  “我好想你。”雷狮忍不住再扑上去抱住了安迷修。
  
  “我也是。”安迷修一边紧紧地搂住雷狮的腰,一边像是想到了什么,轻笑着问了一句:“现在……可以吗?”
  
  “随时都可以。”
  
  两人相视一笑,交换了一个深吻。
  
  
  
  
  

  
  
  fin.
  
  
  结尾是个车,自行脑补
  
  欢迎勾搭
 

评论(6)
热度(80)

© 薄冰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